北京大学韩毓海教授再次做客南开公能讲坛

文章出处: 德育处 时间:2015-09-24

    2015年9月18日,北京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韩毓海教授做客南开公能讲坛。本次报告会由校理事会理事长、党委书记孙海麟主持,副校长马健,副校长贺海龙,理事会主任崔勇锐等出席报告会。高二初二两个年级学生以及部分教师聆听了本次报告。

    韩毓海,北京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入选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支持计划”、北京市新世纪社科理论人才百人工程、北京大学杰出青年人文学者计划。曾获得第九届北京市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第七届上海文学奖、第三届中国学大学出版社图书奖优秀畅销书一等奖等。


    讲座的题目“《资本论》与中国道路”就让大家感到一分惊奇与困惑。《资本论》,作为一部世界级的经济学巨著,被用于给一群中学生做讲座的素材,是否有些不合适?韩教授一开口,便是:“《资本论》,我也只能在南开讲。”确实,承担一部《资本论》的重量的历史厚度,非南开的一百一十余年不可。

    韩教授从马克思的一些生平经历讲起,并从一开始,也是贯穿整个讲座过程中的,把马克思和毛泽东进行比较、联系、区分。讲《资本论》就要讲马克思,而讲马克思又离不开恩格斯。韩教授通过讲述马克思和恩格斯的友情和马克思的一些生活轶事,让我们觉得马克思并不只是历史政治课本里的三个字,而也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其著作《资本论》也并非不可企及的高深经典,而也是一部可以理解的书籍。

    韩教授对于马克思有关“差异”的理论理解得很独到,并且将其和毛泽东青少年时期的世界观联系起来,体现了《资本论》对于毛主席生活轨迹的影响之大。而所谈及的马克思和毛泽东对于各自的生活中的转折的态度,尤其是马克思流落异乡仍坚持于自己理想的事业而著书立说,教人动容。

    韩教授还谈到了他对于阅读资本论的想法,尤其是从第三篇开始读的思路让人耳目一新,他还介绍了在一些重要的经济学问题上马克思的看法,比如关于货币的来源,韩教授为我们分析了与此相关的各家学说的主张。韩教授指出《资本论》到今天也有很大的实际意义,从按揭,贷款等消费方式引申到了钱是道德信用的货币化,信用是货币的基础。而货币对于一个国家来说的意义极其重要,我国在清末被列强欺凌的根本原因之一就在于我们从明朝开始就没有严格意义上的货币来调控经济。

    韩教授的几句话,便点活了两千余页的《资本论》,也点活了同学们的兴趣。脱开资本论,韩教授对于我国的道路也有值得深思的主张。他认为,毛泽东作为一代伟人,压缩了历史,我国的发展速度奇快,而我们也在很多方面为我们的过快的速度付出了代价。面对同学们提出的问题,韩教授还谈到了人与历史的关系,“世界上有这么两种人,一种是为了个人而活,另一种则情不自禁地成为历史的工具。”韩教授也借此表达了对南开一代莘莘学子的殷切希望,而我们也将不负众望,积极学术,积极处事,积极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