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恩来的武术教师

文章出处: 今晚报 时间:2015-11-20

清末民初国势孱弱尽受洋人欺侮,唯有中国传统武术一枝独秀,尽使洋人出丑,打出中华威风。仅京津一带武术奇才荟萃,不胜枚举。当时与霍元甲齐名的韩慕侠就是其中之一。他少年习武,九拜名师,成名后多次打败日本武术浪人,在北京举行的“环球大力士第二次比武大会”上,一举制服俄国大力士“震环球”康泰尔,夺回其窃取的11面金牌,高扬国威。

有幸教授周恩来习武

1877年(光绪三年)韩慕侠出生在天津静海县独流河卫南洼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原名韩金镛。

1915年冬,南开学校校董严修和校长张伯苓欲求学生德、智、体全面发展,必须强化体能的训练,提高学生爱国主义意识,准备在全校开展中华传统武术的教练。他们特别留心在京津一带物色武术名师。正当学校踏破铁鞋之时,报纸传来天津武术馆的武功大师韩慕侠,应日本柔道九段高手东乡平三郎的邀请,登上了天津日租界须磨街学校院内日本人设的擂台,无论是比柔术还是剑术,韩慕侠都打败了日本人东乡平三郎的消息,令曾不可一世的东乡平三郎对韩慕侠的武功佩服不已,承认中华武功比日本的柔道高得多,表示服气认输。这消息让校董严修和校长张伯苓感到非常振奋,他们决定,先请韩慕侠到学校做讲座,让学生们掌握一些武术的基础知识;同时,决定再给同学们增设一门柔术课,拟聘韩慕侠为柔术课的客座教师。

但是严修和张伯苓也顾虑重重。那时候韩慕侠的名气太大,听说当年大总统袁世凯聘请韩慕侠去总统府任私人保镖都被婉拒,我们要请这位大侠到南开学校教授武功究竟有多大把握呢?

无论如何先试试看。某日,校长张伯苓亲自登门恳请韩慕侠。韩慕侠听说南开学校要聘他,不由心中一动。他知道,校董严修和校长张伯苓是秉承教育救国思想,提倡中国要强,必须兴办学校,推广新学,启发民智,唤醒民众。二人呕心沥血,悉心办教育。南开是全国闻名学校,此次应聘岂不是推广国术、普及中华功夫的好机会?韩慕侠回答:“先生,我慕侠是个鲁莽武夫,喜欢直来直去。既然二位先生这样抬举我,我岂能拒绝。再说,你们愿增设国术,我也愿为普及国术尽绵薄之力。你们教育救国,我是以武术救国,咱们都是为了大中华民国嘛。”

在南开就读的周恩来听了韩慕侠的武术讲座并观看了武功演练后就下决心跟着韩慕侠学武术。就在听课后的第二天晚上,周恩来直奔武术馆求见韩慕侠。韩慕侠得知有一学生来访,忙起身相迎,只见是一位穿蓝粗布长袍潇洒英俊的青年。这位年轻人恭恭敬敬地施礼说道:“韩先生,恕我冒昧,晚间来打扰您了。”韩慕侠说道:“不妨,不妨,里面请。”青年自我介绍说:“韩先生,我是南开学校的学生,姓周,叫周恩来,字翔宇,住在三马路元纬路。我听了韩先生讲的课,对先生爱国之志甚为钦佩。韩先生不是说愿习武的就到三马路元纬路吗,原来我们离得很近,我愿晚上来随先生习武。”“好,好。非常欢迎。”韩慕侠认为周恩来是一名非常出众的优秀青年。每次周恩来到武术馆,韩慕侠都认真教练。周恩来除了练武之外,更多时间还是与韩慕侠叙谈。每次练完功,别人都离去,他却独自与韩慕侠聊天,师徒二人议论时局,谈论前途,再说以武立国的道理,两人视为知己,经常聊到深夜。

一天,大家练完功后,韩慕侠与周恩来等众学生叙谈。韩慕侠忽然提起祖茔无堂名之事,他对周恩来说道:“你的国文好,给起个堂名吧。”周恩来知道师父共拜了形意大师车毅斋、宋约斋、八卦南派嫡系应文天以及张占魁、李存义等九位名师,他沉思了一会儿道:“韩先生,您不是拜了九位师父吗,我看这堂名就叫‘韩九师堂’吧。您看中不中?”韩慕侠听后细细品味,不禁连声叫好。于是由周恩来题写,又请来石匠刻了四块“韩九师堂”石碑埋在八里台西南大寺庄西南角茔地的东西南北四个角。

韩慕侠对那口僧王刀情有独钟,轻易不肯示人。可是,在众多的友人和弟子中,有一人是例外,此人就是周恩来。

有一次还没等到练功的时候,老师就把周恩来叫到客厅,从柜子里拿出那把僧王刀,递与周恩来说:“翔宇,这是晚清僧格林沁亲王的战刀,我用这口刀斩杀过一条吃人的巨蟒,这把刀我是轻易不肯拿出来的,今后你就用这口刀练功吧。”周恩来接过来一看,果然是锋利无比,寒光逼人。周恩来此后就用这把刀练了三年之久的形意八卦刀法。

周恩来总理去世后,他的随身卫士孙吉树有一次回忆说:“周总理的形意八卦功夫直到新中国成立后仍很深,警卫班练擒拿时,周总理经常给他们矫正动作,高兴时还为他们打一趟八卦掌。”

1917年春,毕业前夕,南开学生纷纷选择出路。韩慕侠问周恩来:“翔宇,你毕业后打算干嘛?”周恩来回答:“韩先生,我正想告诉您呢,毕业后我打算去日本留学。”一提起日本,韩慕侠立刻想起那些负笈去日本寻求解救中国之道路的有志青年。他接着说:“你去日本也好,你常讲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好男儿志在四方,应该往外走走。”韩慕侠知道周恩来的经济状况,于是说道:“你放心去吧,在家千日好,出门一日难,我资助你学费,你好好学习,回来干一番大事业。”周恩来非常激动地望着师父,他知道韩慕侠是义务授徒,开销又大,还这么支持他去日本留学,一定不能辜负师父的期望。一年后,周恩来结束在日本的学习又回到韩慕侠的身边,他们共同投入轰轰烈烈的五四爱国运动。

    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

    韩慕侠认为强国必先强兵,而用国术来强兵强将是最为便捷可行的办法之一。他终生梦想建立一所武备学堂,用形意拳术训练一支具有技击格斗之术的军队。早在清末,他就深入查访了当时淮军和北洋新军的训练方式,他认为,欲强化单兵格斗的技击能力,非要在军队中推广形意拳。

    1924年第二次直奉战争以后,奉张系势力掌控京津。张学良经常徜徉、驻足于天津。因早闻韩慕侠大名便经常到韩宅拜访。有时张学良的弟弟张学铭、张学思也随其兄前往。

    一天,张学良又来看望正赋闲在家的韩慕侠。张学良劝导韩慕侠:“凭韩师功夫超群,莫说京津,举国名侠能与君匹敌者亦属罕见。我劝你还是出来做点儿事,如若长期赋闲,岂不被流光所抛,置大丈夫于无用武之地?我劝你来东北军好不好?用你的武术训练我的军队。”韩慕侠也觉得自己欲创办武备学堂的愿望不能实现,能直接用形意武术训练军队对自己也是个安慰,他决定应邀出山。张学良从东北军中挑选1000名士兵,组成武术团,任命韩慕侠为团长,团部设在南开南门外于家坟洪元里一号韩宅,武术团的训练地点设在天津郊区杨柳青。

    面对日军的威胁,韩慕侠想用形意武术训练军队来破解日军的拼刺,于是他将武术队改成大刀队。所谓大刀,就是由二尺长的刀把和不轻不重的刀片组成,又称“双手带”,用八卦形意“裹头缠脑”,顺步砍,左右砍,连剁带劈,动作虽然简单,舞动起来,却使敌人摸不着头脑,防不胜防。“九·一八”事变后,东北军主力陆续转向西北,但是这支训练二年之久的大刀队却留在了华北编入宋哲元的29军。

    待到东北军大刀队编入后,又将韩慕侠创造的形意刀法融入军内。“无极刀法”“形意刀法”,两种中国传统武术奇葩交相辉映,在未来中日战场上大显神通。

    193339日傍晚,日军疯狂进攻喜峰口、古北口,次日早上,宋哲元的29军所属37师主力赶到,双方围绕喜峰口外的几个高地展开了激烈的争夺战。为了夺回失去的阵地,避免死打硬拼,他们组织了大刀队偷袭日军。

经此次打击之后,日军都和衣持枪睡觉,甚至还有人晚上都戴着钢盔以防被砍头。连日本报刊都不得不承认喜峰口之战是“皇军的奇耻大辱”。这次战斗沉重打击了日军的嚣张气焰,全国人民的抗日热情为之高涨!“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成了一个民族在危亡时发出的呐喊。  (摘自《党史纵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