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开史话——改为公办

文章出处: 校长办公室 时间:2022-05-18

  1949115日,天津解放,人民解放军进驻南开中学,接收国民党军残兵部,清理校内残留弹药物资。一周后,解放军撤走,关健南、杨坚白组织人力将存放在女中的财产完整无缺地运回学校。

  南开中学学生会和各社团负责人在南开女中食堂联合召开了师生座谈会。会上,数名学生畅谈了迎接解放的感想。杨坚白最后发言,他首先感谢师生们对护校工作的大力支持,特别表示:今后愿意在共产党领导下,依靠师生帮助,继续在南开为师生为学校服务。在场师生对这番话报以热烈的掌声。

  天津解放初期,南开中学先是经历了党的组织的整合。中共地下党员杨志行的组织关系由华北局城工部领导的天津工委转到天津市教育局,随后转由青年团天津市委员会领导。不久,南开中学和一中成立了联合党支部,杨志行任书记,赵地任副书记。

  19498月初,南开中学成立了单独的党支部,这是新中国建立后中国共产党在南开中学设立的第一个党支部,杨志行任书记,杨立时任副书记。831日,中共天津市委根据中共中央指示,为加强党的领导,密切党群关系,发布公开党支部的决定。10月,南开中学党支部由地下状态转为公开。

  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开展了对南开中学的改造和接办工作。

  首先,在组织上确立了中国共产党对学校的绝对领导。公开党支部以后,1949年寒假,市里举办学校党员学习班。在学习班结束时,吸收了张金泽等积极分子入党,南开中学党支部共有师生党员十多人。从此,党支部团结广大师生,开展了思想政治工作和各种学校活动。

  其次是实行民主管理制度,改革学校行政机构。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南开中学进行了民主改革,建立了由学校新的负责人、教职员代表、学生代表组成的校务委员会,校委会负责解决学校的各项重大问题。在此基础上改革学校行政机构,由解放前的教务、训导、体育、事务四处和会计室,改为教导、总务两处。在教导处内设辅导组,管理学生工作。新的行政机构管理学校的各项工作,实行民主管理,经济公开,杜绝流弊。同时,废除了反动课程和教材。国民党统治时期的中小学课程标准中,中学设“党义”课(后改称“公民”),初中设“童子军”,高中设“军事训练”,解放后废除了这些课程,开设了学习课(后改为政治课)。还对语文、历史等文科教材进行删改,剔除其反动内容,补充了新的内容。

  杨坚白担任了南开中学校务委员会的主任。杨坚白先生是位“老南开”,他于1923年考入南开中学,1929年升入燕京大学,1933年大学毕业后受聘于南开母校,长期充任语文教员,后任南开中学训导主任。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根据中国共产党的政策,撤消了学校训导主任的职位。但考虑到杨坚白解放前任职期间,对当时的爱国学生运动持同情和保护态度,掩护过党的地下工作同志,而且他也没有国民党党团的身份,一贯倾向进步,为人正派,素为全校师生爱戴,经过上级教育领导部门批准,杨坚白被选为校务委员会主任。在杨坚白主持下,余瑞徵任教导主任,杨志行任教导副主任,负责南开女中的行政工作。

  再次是向工农子女开门,为劳苦大众服务。旧南开中学因为学费较高,学生中工农子女很少。1949年春季开学后,学校增加了减免学费的名额,给劳动人民的子女创造入学条件。后来又设立人民助学金,帮助一些学生解除经济上的困难,使学生中的工农子女的比例逐年上升。1950年,天津市创办了工农速成中学,南开中学派了优秀教师前去任教。为使广大干部和职工更好地接受中等教育,南开中学还办了第十一干部中学和第二十八职工业余中学。

  新中国成立初期,整个国家朝气蓬勃,党在人民群众中享有崇高的威信,在这个大气候下,南开中学党支部作为党的一个细胞,工作是健康的、正确的。当时学校党支部工作有几个突出的特点:首先,党支部的保证监督作用发挥较为有力。当时政治任务虽然繁忙,但学校的教学始终没有放松,党支部工作的重心在保证教学方面始终很明确,每个学期教学计划确定以后,党支部总是要研究保证措施,确保教学中心任务的完成。其次,贯彻党的知识分子政策比较自觉,注意和党外人士合作。党支部正确掌握党的知识分子的政策,在杨坚白担任校长期间,党支部尊重他的意见,注意发挥他的作用,同时经常与老教师们谈心,鼓励他们在政治上争取进步,在业务上精益求精。第三,注意党的建设,党风很正。党支部对党员高标准要求,党员表现出来的不健康意识,总是及时得到批评教育。

  1949730日,在南开中学发生了一件意蕴深长的事情,颇有名望的南开校友、南开大学教授黄钰生给华北人民政府和天津市军管会写信,建议人民政府接管南开中学。

  在天津市档案馆保存的这封信全文是:

  天津南开中学,有四十多年的历史。在全国,算的起一个好学校,为国家培植了许多人才,为革命也曾孕育过不少的战士,有的至今还念着他的母校。

  四十多年以来,南开中学始终维持他的私立立场,既未因公立而腐化,也未受过教会的异化。论建筑、论设备、论教学成绩,较之优良的公立学校或教会学校,毫无逊色,而且有迈过他们的地方。如果工业有民族工业的话,南开中学可以说是民族教育事业。

  近来,南开中学因为经费上的困难,几乎不能维持他原有的水准,好教员怕留不住,好设备也行将消耗干净。南开中学如果像这样地失去了他的带头作用,已经是天津教育的损失;南开中学如果像这样地走下坡路,那真是民族的损失了。

  前几天,钰生到南开中学去,谈话和观察之中,都感觉到颓唐之势。大礼堂就是个好象征,战时之损坏,相当严重,屋顶有几处露天。要修,未有钱,不修,日期一长就垮台。

  南开中学的困难,已不是多收学费等等自力更生的方法能够克服的,政府对南开中学的援助,如果仅只和其他私立学校一样,也于事无济。南开中学非有政府的大力不可。民族工业已收到政府的扶持,南中这个民族教育事业,也希望政府以大力使他复兴。

  至于如何使他复兴,是全部接管呢?接管是由教育局,是由文教部,或是由华北高等教育委员会,将南开中学,看成南开大学一部分,而予以接管,乃是技术问题。在南开中学方面——教职员、学生、校友会、董事会——据个人所知,全会赞成政府接管。

  钰生个人意见,华北人民政府或天津军管会,大可以援东北政务委员会设立东北实验中学的例子,将南开中学的功用,规定为实验性中学。一面教学生,一面培养师资。南开中学在国文、英语、理化、数学等四方面,担得起这个任务。因为那里有经验丰富成绩优良的教员,因为那里有很好的理化和生物设备。政府曷不利用南开中学的人才和设备,在天津办一个实验的示范的中学? 

  这封信以毫不掩饰的真实,坦诚地向人民政权反映了南开中学其时遇到的困境和尴尬,透露出一个重要的信号:在新的历史条件下,私立办学的路子似乎走到了尽头,人们期待着社会变革,这不啻表达了南开中学教职员工、学生和董事会、校友会的心声。

  19513月,杨志行被提为南开中学校务委员会副主任,协助杨坚白工作。同年9月,人民政府安排杨坚白赴广东参加土地改革,杨志行代理领导全校工作。南开中学各方面工作健康地开展起来,教育质量有了新的提高。

  1952年,中央人民政府教育部发出文件,指出:“为了进一步巩固与发展人民教育事业,以适应今后国家建设需要,决定自1952年下半年至1954年将全国私立中小学全部由政府接办,改为‘公立’。”

  根据这一文件精神,同年12月天津市人民政府接办了29所私立学校,南开中学被接办后改为第十五中学,南开女中改为第七女子中学。杨坚白任十五中学校长,韩扶群任女七中校长。南开中学改为公立以后,办学经费完全由市教育局拨给(私立时经费主要靠收学费,不足部分由政府补助),教师由上级派任(私立时主要靠学校自行聘请),更新并充实了图书仪器等物质设备。在人民的怀抱中,南开中学得到了更快的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