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以成人——北京大学副校长、社会科学部部长王博教授做客“南开公能讲坛”第99讲

文章出处: 德育处 时间:2017-09-08

  2017年9月7日,王博教授第二次做客南开公能讲坛,为我们带来了以“学以成人”为主题的报告会,从三个方面讲述了何谓“成人”,以何“成人”。王教授不仅用沉着的语言力量,还用深邃的思想力量感染了我们。本次报告会由校理事会理事长孙海麟主持,校党委书记刘浩、副校长(主持工作)马健、南开中学滨海生态城学校校长吕宝桐等出席报告会。我校高二、初二、南开中学滨海生态城校区部分学生以及教师聆听了本次报告。

1-1FZQ03450412.jpg

  首先,王博教授为我们介绍“学以成人”主题的来源。明年,北京大学将举办第二十四届世界哲学大会(被誉为哲学界的奥林匹克)。本次大会预计有四千至五千名哲学家与会,是对人类思想和智慧的一个挑战。往“窄”里说,人生活的领域有多宽广,那么哲学就有多宽广,哲学的意义是围绕着人的生活存在的。同时,这个主题与中国哲学传统本身联系密切。在儒家、道家,都对如何“成人”的命题具有一套完整的系统。“学以成人”,不仅带了哲学味儿,还有着中国味儿。之后,王博教授就这个主题具体分析了三点。

“成器成才”与“成人”

  “成人”不等同于“成器”,但“成器”包含在“成人”之中。王博教授举例讲,大家在小时,家长总会不约而同地念叨“你要争气,你要成器”。“成器”,顾名思义,是在地位、财富、社会角色上取得一定成就。而“成人”,却不仅仅停留在物质和形体意义上。“成人”存在于精神、价值、道德、伦理意义之上。

  他以南开中学校歌中的一句话“美哉大仁,至勇真纯;以铸以陶,文质彬彬。”来告诉我们,这就是“成人”。同时,北京大学没有校训,教育人们不要为了目标忘记最根本的东西,这也叫“成人”。

  在论述完二者区别后,王博教授又跨越性地谈到了世界瞩目的人工智能。他提出了苹果公司CEO库克的想法,他担心有一天人会像机器一样思考,摒弃对人类来说最重要的东西,比如情感,比如伦理,比如价值观。如果我们能保持这些,人工智能只能是受我们操控的机器。

  基于此,他提出了对未来教育的要求:在书本知识外,塑造情感、价值观,保持我们的本性。

“成人”的开放性,包容性

  王博教授讲,“成人”本身没有固定的模式、典范。在儒家、道家中,对于这个问题也拥有不同的角度。其中,儒家讲究规矩、礼教,而道家的观点是朴实、厚重、洒脱、自由。刘伶每天携酒出门,让下人带着铁锹,死便埋之。

  在历史角度,对“人”的理解是多元的。而最关键的是我们自己对“人”的选择。对“人”来说,有两个方面,一为“做自己”,二为“在一起”。做到“在一起”,最基本的是对待他人的态度。人天生就有以自我为中心的本能。我们需要意识到这个趋向,并加以规范。否则自我保护易演变成自我湮灭。

  就“在一起”这个问题,王博教授举了《红楼梦》中林黛玉和薛宝钗的例子。这意味着,我们需要自恋,健康地自恋,只有承认自己,才能学会“爱人”。“成人”需树立一个新的观念——以“自我-他人”为中心。我们要习惯于每个人都是中心的世界,这样我们才可以更多地尊重他人的世界。

  儒家对他人的关注是一个亮点,自己与他人间的平衡。而道家对他人的关注同样不输儒家:给他人以自由,让他人成为他自己。

  因而,在“成人”的开放和多元中,我们要好好处理自己和他人的关系。

 “成人”是一个永无止境的过程

  王教授认为,历史是无法被终结的,人也是如此。动植物之所以没有历史,不是因为没有成长,而是其没有精神、价值与创造。而这些正是人的本性。我们为追寻自由而创造,在人类历史的道路上曲折地攀行,即使它看不到尽头……

  这个世界,是一个无法完成的世界;我们每个人,都是无法完成的人。正因如此,我们才要寻觅自我的完满,社会的圆融。

  物格,知至,意诚,心正,身修,家齐,国治。带有“中国味儿”的哲学尽在至理名言之中。南开学子,在传统文化中汲取“成人”之道,永无止境地追求真理,这也是南开精神流传下去的动力。

  既济,未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