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开公能讲坛”第100讲开讲啦!

文章出处: 德育处 时间:2017-09-25

   2017年9月15日,军事科学院杜文龙大校第三次来到“南开公能讲坛”,为同学们带来“海权的形成与演变”为主题的报告会,这同时也是第100期“南开公能讲坛”!
   本次报告会由校理事会理事长孙海麟主持,校党委书记刘浩、副校长(主持工作)马健、南开中学滨海生态城学校校长吕宝桐、海河教育园区南开学校执行校长张国发等出席报告会。我校高一、初一、南开中学滨海生态城学校、海河教育园区南开学校部分学生以及教师聆听了本次报告。

1510533549044037397.jpg

    杜文龙,大校军衔,著名军事研究家,军事科学院研究员,全军首批外宣专家,中央电视台、上海电视台特约评论员。曾参加国庆60周年阅兵、“9.3”胜利日阅兵、辽宁舰服役等重大活动直播报道。

   杜文龙大校首先诚挚地问候了在场师生,表达了再次来到公能讲坛的喜悦,并向同学们提出一个疑问“海是什么颜色?”随后他引用了习近平总书记的两句话强调了“底线思维”、“忧患意识”的重要性。随着科技的发展,杜文龙大校觉得有必要在这个时候和同学们探讨以下五个问题。

1510533620552033946.jpg

马汉时期的海权

   马汉时期的美国是一个陆上大国,它的国土面积达到920万平方公里,当时美国人要把眼光投到蓝色的海洋,因为这个概念对于美国影响至关重要。“海权”即海上权力,是“国家主权”概念自然延伸。马汉海权并不是把自然属性的海权握在手中,而是到对手的领土里去控制权力,所以马汉的海权实质是“制海权”。所以在马汉时期我们要关注两个变化:从“护城河”到高速公路,从“海权”到“制海权”。

   马汉把自己的观点整理之后,形成了三部书,号称“海权”三部曲,分别为《海权对历史的影响》《海上力量对法国革命和法兰西帝国的影响》《海上力量与1812年战争的关系》。杜文龙大校指出其间的几个观点我们必须要熟知:(1)一个国家能否称雄世界,决定于是否控制海洋;(2)英国的强大源于控制海洋;(3)海权的几大要素:地理位置、领土范围、人口因素、民族特点、政府性质。《海权论》为美国指明了道路,在他的指引下美国走向了世界之巅。美国总统罗斯福称马汉是“美国生活中最伟大、最有影响力的人物之一”。

   第二个问题要回到海权的核心——“什么是制海权?”制海权即为战争海权。马汉《海军战略》提出制海权理论。海军的目标就是通过决战打垮敌人舰队,1908年10月18日“大白舰队”抵达日本,日本一改蛮横,尊重美国“门户开放”,这件事在当时可谓石破天惊。几百年来,几乎每一个海上强权的兴起,都离不开一场大规模的海战。然而在二十世纪初,美国人却打破了这个惯例,通过一次耀武扬威的环球旅行,确立了自己海上强权的地位。


二战时期的海权

   二战时期的海权以系列海战胜利证实了马汉主义的正确性。同时有几方面的发展,比如没有制空权就没有制海权,创立、发展、完善两栖战理论等。这期间的舰队决战不是马汉时期的平行形态,而演变成航母、两栖部队在内的综合立体决战。


冷战时期的海权

   苏联海上威力理论主要表现在海权向水下延伸,潜艇部队成为新时代海狼。制海的目的不仅是海上交通的自由还包括海洋资源的利用和海外基地的利用。苏联提出,“制海”不一定通过“海战”,还可以通过政治、外交、科考、渔业、测量等等方式。

   美国统治海洋战略思想旨在建立海上力量绝对优势,建立世界级前沿存在,二战结束时,太平洋成为了美国的内湖。

   冷战结束后,美国在海外拥有700多个军事基地,4个作战舰队,13个航母战斗群……美国用事实告诉世界:海权维系着一个国家的命脉,谁控制了海洋谁就控制了世界!


冷战后时期的海权

   杜文龙大校播放了一段时长4分钟的短视频,形象生动地解释了先前提出的问题。海洋不只是普通人所认知的蓝色,在军人眼中,海有三种颜色:黄色、蓝色、棕色。黄色:近海海军,小舰小炮;蓝色:远洋海军,大舰;棕色:巨炮,大洋彼岸陆地的颜色,能在对手家门口海域作战的海军。显然,在能力的颜色革命排序中,棕色位于金字塔顶端。美国海军作战能力颜色革命设计是由黄色到蓝色再到棕色的。


中国海权现状

   中国海权现状呈现由明盛清衰到今崛起的形势。明朝立国近300年,大明水师未曾遭遇过一败,是中国古代史乃至世界古代史上最强大的舰队。在清朝,海军一度衰落,呈现“被围堵、被监视、被侵占”的局势。近年来中国海军力量不断强大,“辽宁舰”的成功服役具有里程碑意义,第二艘001A型航母更是中国真正意义上的第一艘国产航空母舰。

   最后,杜文龙大校慷慨激昂地说到:“假如有人问你,中国的领土有多大?请你一定要铭记,中国除了960万棕色领土外,还有300万蓝色领土!”让我们将目光更多地投在海洋问题上,共同建造一个强大的祖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