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开生物社北大港观鸟活动

文章出处: 信息处 时间:2014-11-20

天津北大港湿地作为候鸟东亚-澳大利亚较为固定的迁徙路线上非常重要的一站,每年都会迎来许多珍惜(甚至濒危)的候鸟(以及旅鸟)的种群,在这里进行短暂的停歇或是越冬。2014116日,南开中学新视界•生物社的10位社员在指导老师吴老师和资深观鸟人李叔叔的带领下,凌晨六点集合驱车前往北大港湿地万亩鱼塘进行观鸟活动。

到了实地我们发现北大港湿地与多家化工厂比邻而居,大吊车作业的声音隆隆作响,而万亩鱼塘四周的土路被压得面目全非,大量的排烟使得空气质量较差,环境状况堪忧。
 000  000
   000
 hjjj  111

但值得庆幸是,刚下车我们就看到上空大约七八只大鸟朝一旁的老朱鱼塘飞去,李叔叔指出那正是国家一级重点保护动物东方白鹳。东方白鹳是大型涉禽,对水的深浅有较挑剔的要求,并在前些年因投毒事件而受到社会各界环境保护人士的关注,现今看到东方白鹳种群数量日益恢复,我们深表欣慰。

而后我们徒步围绕万亩鱼塘走了一圈,其中几次定点观察,使用顶级装备如施华洛世奇、卡尔蔡司等约10台单、双筒望远镜,记录了雁形目鸿雁、灰雁、豆雁,大天鹅、小天鹅(这是两个种)及其亚成,疣鼻天鹅、琵嘴鸭、螺纹鸭、绿头鸭、普通秋沙鸭、白秋沙鸭等11个种;鹳形目东方白鹳、白鹭、白琵鹭、苍鹭、大PT、小PT、凤头PT、海鸥、红嘴鸥以及早在10月初就应该飞离却被我们观测到的鸻鹬类反嘴鹬(并且种群数量较大),和被我们观察到正在捕食鱼类(老朱鱼塘已经放水,所以浅滩露了出来,其中不乏漏网之鱼)的银鸥等11个种;鹤形目白骨顶1个种;鸡形目隐藏在芦苇丛里被我们的脚步声惊飞(翅膀扑楞的声音极大)的环颈雉1个种;看到了猛禽灰背伯劳以及隼被喜鹊追逐驱赶的场面。不仅仅是观鸟,在此过程中,李叔叔还详细讲解了鉴定鸟种、如何对照图鉴判断鸟种的相关知识,并给我们讲述了环保组织救助被投毒的东方白鹳等事件,他的观鸟经历以及如何看待环境保护的见解,令我们更加深入了解了鸟儿依赖环境,环境离不开鸟儿,人类的生产生活更离不开环境这一互联互通性,理解到环保的重要性。

鸟类的迁徙行为是数千万年来自然选择作用的结果,但如今人类对自然资源的过度开发利用已经将候鸟的生存空间挤压到不能再小的地步,并有人为满足自己的私欲进行偷猎等不法行为,进一步威胁到鸟类的生存繁衍。所以,为了不让“孟春之月鸿雁北,孟秋之月鸿雁来”这样语句只停留在我们子孙的想象中,请告诉身边的人:让候鸟飞。